菜单

必须阻止盲目的“MVP疯狂”!!!

  简立方 /  2021-01-08 /  所有博客 简享 Sharing

在14世纪,一种神秘的“舞蹈狂潮”在整个欧洲爆发,成群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会毫无理由地一起舞动数小时甚至数天,直到每个人都精疲力尽;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狂潮”爆发,在狂躁投资者们的推动下,郁金香鳞茎的价格呈现螺旋上升,甚至在一个疯狂的时间点,一株特别珍贵的郁金香鳞茎的价格与阿姆斯特丹的一所市中心高端房屋的价格相同,随后价格却急剧下跌。如今,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很多类似的集体性疯狂事件,从反疫苗运动到恐怖的QAnon阴谋论,纵观每一个案例的发展过程,即使最初事件不是随着群体聚集发生,但在最后也总是会有一种奇怪而莫名其妙的强迫力量,来引导事件呈现群体聚集趋势。19世纪的记者查尔斯·麦凯(Charles Mackay)将这种无意识的群体聚集现象称为“人群的疯狂”。

14世纪发生的“舞蹈狂潮”

从2011年开始,有一种具有潜在危险性的全新群体聚集趋势,正在“感染”全球的开发和产品团队——MVP(最小可行产品)疯狂即越来越多的团队在未进行严谨产品分析的情况下追求快速打造一个完美初始原型。那MVP疯狂具体指什么呢?它为什么有害?又如何阻止它传染呢?

01.疯狂的来源

集体疯狂发生的原因可能有很多,14世纪的跳舞狂热最初可能是由污染的食物引起的,或者仅仅是对可怕困境(如瘟疫)的映射反应。对于MVP的研究可以追溯到一本书—— Eric Ries的《精益创业》,本书概述的精益启动方法的核心部分MVP(最小可行产品)的概念。

 

精益创业书,Eric Ries

如书中所述:

“最低可行性的产品是新产品发展的方法,它使团队能够以最少的努力收集最大量关于客户的经过验证学习。”

可能您现在还不理解此定义,可以再看看敏捷和精益教练Henrik Kniberg所示的MVP插图。

Henrik Kniberg的MVP插图

如果我们要帮助客户实现产品从A到B的迭代,在Henrik的例子中可以看到,正确制造汽车的工作最初是从滑板开始,这意味着即使客户通过自身努力参与如制造轮子的基础工作后,也不一定马上会拥有如跑车一样的完美产品,在根据客户使用经验进行由小到大的迭代修改后,最终才有了闪闪发光的跑车。从理论上来说,这个迭代过程看起来确实很不错,在过程中我们总会源源不断的输出新东西,使我们能够在产品设计之初,以最少的努力从客户那里获得最大的使用经验来改善产品。

可问题在于,这不是目前大多数团队通常所采用的方法。有人认为,与其由滑板慢慢开始从客户使用经验中迭代改善产品,不如直接打造像跑车一样的完美产品来获得客户,因此我们最终得到的产品可能更像下面所示的——产品或服务组合的科学怪物。

盲目的使用MVP方法会产生像这样的科学怪物

所以,为什么会诞生这样的科学怪物呢?问题在于“感染”了MVP疯狂的团队会在不具备专业能力且未进行严谨分析的情况下,盲目自信的采取MVP方法,并集体去推崇使用。由此您会发现,虽然采取MVP方法听起来很容易,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02.MVP如何更易做到?

请记住Eric Ries对MVP的定义:

“最低可行性的产品是新产品发展的方法,它使团队能够以最少的努力收集最大量关于客户的经过验证学习。”

另外,还有Eric 没有提及到的重要提示。这段话中所说的大,仅仅也是表达界定范围的字面意思,并不能指代具体参数。正如Eric所说明的:

“有些提示需要注意,MVP并不是要创建功能最少的原始产品。如果您的目标只是隔靴搔痒或建立一套快速转换的模板,那您真的就不需要MVP;第二,定义中使用的最大值和最小值表示不需要公式化界定。对于任何给定的上下文,都需要做出判断才能确定MVP的意义。”

WTF!最小价值的产品与创造最小形式的产品无关,这里对每一个最大和最小的概念定义可以放在产品设计首位。

构成MVP的要素取决于具体情况以及团队正在尝试了解的内容,它甚至可能不是产品,只是原型或实验。一个MVP原型形态不一定小,如果发现一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东西,不能让你明确知道可以从客户那里了解什么,那么你就需要放大视角,看待MVP原型更像一辆跑车,而不是一块滑板。

03.什么是真正的MVP?

一点也不奇怪,个人和团队很难区分什么是MVP,什么不是MVP。该概念的三个主要疑问点为:

  1. 它形态是否应该是最小?(否)。
  2. 它是否有有效的产品或服务吗?(否)。
  3. “最少的努力”是否意味着可以让我们做一个半途而废的工作?(否)

这三点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通常情况下,团队会发布的最小产品都是半成品,同时他们将向客户提供巨大的产品或服务,会错误的称其为MVP。

如果MVP从未进行过迭代,那么它就不是MVP;如果MVP中充满了很多错误和问题,而我们仅仅是了解到如“客户讨厌越野车以及损坏的产品和服务”的结果,并没有探寻其中的缘由,那么它就不是MVP。如果MVP无法为客户带来任何价值,则它也不是MVP。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结束这种集体式的MVP疯狂呢?我们需要重新设计MVP方法,并可能完全放弃“ MVP”这一初始概念。

04.更好的MVP研究方法

“ MVP”将会被颠覆!它不是一个概念,而是术语。

我完全同意Henrik Kniberg的说法,“ MVP”这个词很宽泛,这会令人困惑,而且总是会被误解。我怀疑如果埃里克·里斯 Eric Ries 可以进入科幻小说中的磁通电容器时光机回到过去,他或许会选择用其他术语来定义。

我建议不要使用Henrik的定义术语 ,而应该根据实际工作流程阶段区分,首先将其称为“最早的可测试产品”,然后称为“最早的可用产品”,然后再称为“最早的完美产品”。这样可以更好地在每个步骤传达设计意图,并有助于在团队内部建立更好的共享理解基础。

 

MVP方法实际上是一种假设驱动的方法,与其将您的MVP视为一种产品,不如将其视为一种学习探索过程,如果可以产生一个假设,那最早的可测产品就是测试该假设的一种方法(但这不是唯一的方法)。

将产品投放到客户手中当然不是检验假设的唯一方法,进行用户研究会议以评估客户的实体模型,产生概念或原型并运行实验(例如注册页面)可能是更有效的学习机制。

团队经常犯的另一个潜在的灾难性错误,是在其MVP的不稳定的基础上构建其产品和服务。正如35年前的 Frederick Brooks Jr 在他的开创性著作《The Mythical Man-Month 》中提醒我们的那样:

“在大多数项目中,构建的第一代系统几乎不可大规模使用,它可能太慢、太大。在失败后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重新开始,努力让产品变得更加智能,并构建解决初始问题的重新设计版本。舍弃冗杂的新设计可以一次完成,也可以一件一件地完成,但是所有大型系统的设计经验都表明,在使用新的概念或新技术的情况下,必须先构建一个可以修改的系统,因为即使是最好的计划也不是无所不能,并不是第一次就能将其正确设计。”

现在就有例子可以阐明这句话,就像 Frederick 在1970年代写这本书第一版时面临的情况一样,在MVP方法上制造产品就如同是在沙子上盖房子,时刻充满着未知的危险,如果此时用绳子、胶带再把足够的产品债务捆在一起,就会像放在船上的各种累赘把如泰坦尼克号一样的庞然大物拖下水一样,这绝不是一个好主意。可以把最早的可测试产品当作一个学习进行练习,一旦你学到了足够的东西,就可以抛弃初始原型,设计更智能的产品继续前进。

05.结论

MVP疯狂已经“传染”了全球成千上万的个人和团队,“治疗”他们的不是疫苗或特效药,而是最简单的——知识学习。利用你新发现的知识,让你自己和你的团队摆脱这种“可怕的折磨”,一旦你从原型中学到了足够的东西,就可以抛弃术语“MVP”的束缚和任何半生不熟的方法,采用阶段驱动方法进行产品迭代。

 

原文作者:Neil Turner

原文:http://www.uxforthemasses.com/mvp-madness/

翻译:  简立方

本翻译文稿图片及相关资料均来自原文,若有影响请联系修改


简立方是一家专注于数字策略与数字产品的体验设计公司;

我们致力于成为用户体验设计行业沟通交流的桥梁,分享国内外设计师最新的研究与方法;希望和广大同仁携手在思维碰撞中共同进步!

欢迎各位投稿,投稿邮箱 hello@jane-vision.com

标签:,